西沐:艺术传播需要学科式的研究与实践探索

文章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作者:西沐 时间:2019年06月30日 字体:

西沐

艺术学的研究需要扩容,需要面向现实发展拓展,这已经是一个不容争辩的话题了。设置艺术传播学这个学科不仅仅对于学科建设本身意义重大,从现实意义上来说也十分重大。

当下艺术界存在的很多问题,艺术品市场中的不少乱象,很多都是传媒发展状况的集中反映。当然不能归咎于是传媒独立的作用,但传媒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如果现在培养出来的记者编辑,以及内容的生产者,本身都不懂艺术,不懂艺术市场的发展规律,那么,我们还能有什么样的传播预期?传播的效果也会是不言而喻。过去我经常接受采访,现在越来越不愿意接受采访了,为什么?一是采访的问题设置很别扭,很少能触及关键问题或是问题核心,就是俗话说的问不到点儿上;二是采访以后形成的采访稿,经常很多地方与自己表述的真实意思差别很大,几乎要再重写一遍。这从一个侧面说明,需要艺术传播方面的专业人才。这是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设置艺术传播学在国家战略层面意义重大。虽然目前有一些学校已设置有艺术传播学,但与整个国家的文化艺术发展,特别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自信的培育,与艺术大众化等方面的需要相比,差距太大太远,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空白的领域。这充分说明艺术传播学这个学科没有与时俱进。

以文化艺术如何走出去为例,实际上涉及大量传播学的知识,但是我们却没有专门的研究,很不正常。我经常在讲课中说,美国从来没有设立林肯学院,政府也没有大规模地投入做这个展、那个展,也没有这个专项、那个计划,几乎全是商业化的运营,但是,美国的文化艺术却可以做到无孔不入,美国文化的价值观被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青少年)认同,挡都挡不住?我们常说,美国是通过“三片”(薯片、芯片、大片)来进行传播的,也就是说,它是通过商业化的手段、市场化的机制来传播的,这些传播的方式实际上包含着科学的机制。因此,站在国家战略这个层面,应该有专门的学科、专业的人去研究艺术传播。然而,现实的情况是,没有人(或很少人)来研究这些极具战略意义而又特别现实的问题。现在很多的做法让人不可思议,比如为了文化传播,政府投入大量经费,去国外做活动、做展览等,邀请其他国家人去观展、参加活动,由于内容不是对方感兴趣的,效果非常有限。特别是还在国外建立了很多机构,去教授其他国家人各种知识与技能,如果一旦被看做是硬性的文化输出,就会使对方很反感。因为你灌输的知识与技能对方不一定感兴趣,不一定对路。

因此,从国家战略层面应该好好研究艺术传播学,重点培养艺术传播方面的专业人才。艺术传播和国家战略要合拍,虽然已经有所重视,但是深入的研究还差得很远,研究的水平与能力跟不上。也由于能够跨越传播学和艺术学以及一些市场管理方面的人才太少了,艺术传播学学科建设在高等学校包括最重要的几所美术院校都难有成效。

第三个方面,是艺术业态发展的需要,必须建立艺术传播学这门学科。现在的艺术产业,艺术媒体业可以说是发展中最亮的一个点,这个领域人才需求很大,应该加强培养这方面的不同层次的人才。现在的问题是,没有相应的课程体系,没有相应的学科队伍,甚至艺术传播学方面的刊物也很少,找一本系统的教材更不容易。面对这么大的社会需求,说明我们的研究与教育失职。社会的新业态发展到今天,谁去思考艺术传播的内容生产,传播什么东西?怎样传播?没有相应的阵地,艺术传播学这个学科做什么?比如说现在的媒体生产,一些大的媒体都在做融媒体、流媒体、全媒体,探索内容中央厨房也有很多年了,我们在内容生产上是不是有体现?媒体融合谈了这么多年了,我们是不是有这方面的人才积累和培养?现实发展的这么快,整个的研究和教育却这么滞后,特别不正常。

从自己学科研究的角度来看,力量很小,看到了这些问题,虽然隔行如隔山,没有办法做到改变,但我们还是要积极推进转变。最近,我们主要是围绕艺术商业、艺术市场、艺术产业、艺术金融、艺术科技等方面,沿着这个视角去研究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正是艺术传播学的业态基础。对艺术传播学这一新兴学科来说,新业态的迅速发展已经要求我们必须这么做。

另外,从学科发展的本质上来讲,一个学科的设立,首先需要自身独特的特质,其次它有自身内洽的规律,这是一个学科能够成立最根本的基础。从学理上来讲,艺术传播学的成立,是因为艺术传播与大众传播有非常独特的区别,有自身系统发展的内在规律,这种独特特质是大众传播代替不了的,也由于此,艺术传播学在学科林立的当下才能立得住。那么,艺术传播最大的特质是什么?发展的内在自洽的规律又是什么?这些都是设立艺术传播学这个学科要面对的基本问题。面对这个现实的问题,目前无论是学界还是实践界,都没有深入系统地研究与探索。

一个学科的结构建构不仅需要过程,而且还需要有基础业态发展的需求及相应的顶层设计。针对艺术传播学来说,有以下几个方面需要特别的重视:

第一,艺术传播学一定要把专业的学科体系建立起来。

对专业的背景研究、专业基础研究、专业理论研究、专业方法论、专业前沿等体系的研究,这五个大的部分,要有梯次地建立起来。

进行艺术传播的研究,最少有两大进程,第一个大进程是商品化的进程,商品化的进程即我们反复聚焦研究的艺术经济,2019年初我们成立了中国艺术经济研究院。具体来讲,艺术经济包含有五个大的板块:艺术商业、艺术市场、艺术产业、艺术金融、艺术科技,是艺术商品化进程必须要面对的。这都是艺术传播学的专业基础,如果对商品化进程的业态不了解,培养出来的人就没有现实产业与市场的根基,对产业形态没有感性认识,学科的发展与应用就容易迷失方向,学生学到的就会只是一些枯燥的理论、概念化的东西,就会与鲜活的现实格格不入。

第二个大进程是非商业化进程的一些内容,比如艺术创作,博物馆管理、艺术管理的很多内容都是非商业进程范围的内容。这个部分艺术传播学也要有很强的介入,这一部分的很多课题都是艺术传播学专业背景应该解决的一些问题,包括如艺术史的课程设置等。所以,我们强调,艺术传播学如果连艺术史都不学,那肯定是不合理的。艺术传播学不能只学传播史,艺术史是更重要的专业基础。

从以上的分析我们看到,艺术传播学专业基础里面,除了学习艺术史、艺术创作规律、艺术管理等课程门类以外,还需要深化艺术经济课程的学习,特别是艺术商业的课程内容,如画廊怎么做?拍卖怎么做?博览会怎么做?做传播的不了解这些怎么能够做好艺术传播?怎么能组织内容的生产?等等。

第二,要重视学科研究与发展的业态基础。

对艺术传播学来讲,特别是艺术经济这一业态基础要引起足够重视。在这里必须特别注意,艺术市场不是艺术经济的全部,还有艺术产业、艺术衍生品,以及更大的产业形态——服务,金融服务是其核心。学科发展除了逻辑以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动力,即科技。艺术传播与科技是息息相关的,艺术传播如果少了科技,犹如战车失去一个车轮;艺术传播不谈科技,就会迷失前进的方向。传播是在科技的快车上前进,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媒体融合,哪一个不是科技进步推动的结果。如果培养的学生知识结构中缺少了科技这个板块,是不可想象的。所以说,艺术专业基础非常重要。

第三,要精准建构与规划专业基础课程与研究。

专业课里面,如针对具体的内容生产,我们就要研究探讨怎么样生产?生产什么内容?传播的手段是什么?怎样去管理?艺术传播学有哪些基本功能?艺术传播不仅是信息传播,其最大的意义在于,艺术传播已经参与到了艺术价值的发现过程中。艺术品价值的大小,不仅是由艺术品本身决定,与传播也有很大的关系。价值发掘、价值发现、价值管理等方面,艺术传播功不可没。再有,艺术传播学已经形成了一个生态,不仅仅是单独的一门学科,更不可理解为很窄的一个领域,艺术传播学包括培训、教育、艺术大众化、艺术市场的大众化等。

第四,要特别重视方法论的研究与建立。

一个学科的成立,一定要强化方法论的研究和方法论的提炼,当然,艺术传播学要形成独特的方法论需要一个过程,一开始可以依靠移植,把传播学、艺术学的方法论进行整合、移植,特别是有效的整合。但是,最终一定要形成艺术传播学自身特质基础上的独特的方法论结构。

第五,要跟踪研究专业的前沿。

艺术传播的批评、艺术传播的监管,艺术传播的科技,都是前沿问题,无论是培养学生,还是进行科学研究,一定要做好三个方面的结合,一是知识结构,二是专业结构,三是现实时代业态发展的融合。艺术传播学专业一定要强化知识结构,不能沿用基于老的知识结构基础上的老化的、非常概念的课程体系,要有一些非常精准的,与前沿非常匹配的课程和专题来形成很好的课程体系,这个很重要。课程设置可以考虑按照前面讲的五个板块来建构,把课程的分布、课程的结构形成体系而又和谐的关系。当然,知识结构、专业结构、业态结构相统一、相适配,最终形成的这三个关系,要和时代的发展合拍,这也是时代性要求。

(作者西沐系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特约专家、中国艺术经济研究院院长,本文系其在中国传媒大学艺术传播学学科设置评审会上的发言整理)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分享到: 幸运彩票网

相关文章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